•  

     

    家庭目標、代際責任與鄉村教育效果研究

    ——區域差異比較的視角

    張雪霖

    (武漢大學 新聞與傳播學院,湖北 武漢430072

     

    摘要:在統一的國家義務教育政策環境下,為什么鄉村社會內部會出現教育效果的區域差異?圍繞著這一核心問題意識,基于全國10余個省份的田野調查經驗和機制分析方法,研究發現農民家庭目標與代際責任的差異,將會形塑出不同的家庭資源配置策略與行為邏輯,進而影響到教育效果的區域差異。在此基礎上,研究進一步提煉出鄉村教育效果區域差異的四種類型及其內在機制,其參與全國性市場的競爭力排序由高到低,依次為東部農村、中部農村、北方農村和南方農村。這將為我國教育政策的制定與深化改革提供重要啟示。

    關鍵詞:家庭目標;代際責任;鄉村教育;區域差異

    教育的發展不僅決定一個家庭的命運,還可能影響一個國家的興衰,因而受到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近年來在教育城鎮化的背景下,城鄉義務教育發展失衡問題成為一個令人矚目的社會現象,獲得了學界的廣泛關注。然而,除了城鄉義務教育發展失衡外,鄉村社會內部不同區域之間義務教育效果也存在失衡。學界集中關注的是前者,而忽視了后者。本研究將基于農民主位的視角,呈現鄉村教育效果的區域失衡,以家庭目標與代際責任為分析框架,來解釋形成鄉村教育效果區域差異的成因與內在機制,并進行類型化提煉與比較,為進一步深化教育改革提供啟示。

    一、國家義務教育政策在鄉村社會實施效果的失衡

    200691起開始實施新的《義務教育法》,明確規定“國家將義務教育全面納入財政保障范圍”,標志著全國開始實行免費九年制義務教育,完成了“人民教育人民辦”到“義務教育政府辦”的轉變。免費九年制義務教育的推行,理論上將直接減輕農民家庭對子女的教育支出負擔,有助于中小學基礎教育在農村的全面普及。然而,在鄉村社會調研時發現,有些農村地區義務教育適齡兒童青少年輟學現象仍比較嚴重。而有些農村地區家長參與教育競爭已近乎白熱化狀態,甚至出現家長陪讀成風的現象。國家義務教育政策在鄉村社會的實施效果存在區域失衡,即統一的國家義務教育政策,在鄉村社會實施的效果卻呈現出明顯的區域差異。

    學界關于國家義務教育的研究,主要是放置在教育公平的路徑之下,集中探討的是教育城鎮化背景下城鄉教育發展失衡的問題 [[1]]。既有研究關于教育不公平和城鄉義務教育發展失衡的解釋,大致存在兩種研究取向:一是基于宏觀視角的制度-資源取向,認為城鄉二元結構的供給制度與資源分配導致城鄉義務教育發展失衡[[2]]。一方面,城鄉二元戶籍制度使得城鄉學生在教育資源享受和教育權利保障上存在明顯差距[[3]]。另一方面,在“以縣為主”的教育管理制度下[[4]],地方政府更加傾向于將教育資源投向城區學校,鄉村學校所獲得的教育資源有限,使得農村義務教育成為我國基礎教育發展的薄弱環節[[5]]。二是基于微觀視角的家庭資本能力取向,認為家庭資源的差異致使城鄉義務教育發展失衡。具體而言,城鄉家庭在經濟資本、社會資本與文化資本的差異[[6]],影響了家庭對子代教育的投入,與子代獲得的教育機會與教育質量[[7]]。

    在教育城鎮化背景下,城鄉義務教育發展失衡確實成為一個突出的社會現象,相關研究已取得豐碩成果,構成對本文的啟發。然而,鄉村社會內部教育效果的區域不平衡問題,尚未得到應有的關注。家庭資本能力的視角雖有一定的解釋力,但是尚無法解釋同為中西部農村地區家庭資源稟賦差不多,但由于家庭資源的配置不同,導致鄉村義務教育效果的差異。既有研究將我國農村籠統的視為一個相對同質化的整體去看待,主要強調的是外部制度與資源維度對鄉村教育效果的影響,而忽視了家庭目標與代際責任的差異直接影響到家庭資源的配置,進而才影響到教育效果。本文基于農民主位的視角,通過將家庭內部的代際責任細分為養育責任、婚姻責任與教育責任三個維度,來解釋家庭資源的配置與鄉村義務教育效果的區域差異。

    研究將以在全10個省份的田野調查經驗為基礎,采取以個案為基礎的機制分析方法,對不同區域類型進行比較分析。最初的問題意識來源于在不同鄉村地區調研時,發現不同區域年輕一代的受教育程度有很大差異。浙東、蘇南等東部農村的年輕一代大都接受了職高以上的教育水平;河南、安徽等北方農村至今還存在大量未完成九年義務教育而輟學的現象;湖北、湖南等中部農村父母比較重視子代的教育,陪讀顯現比較普遍;而廣西、云南等南方農村義務教育輟學率更高。以此問題意識為主線,在每個地區做田野調查時,基于深度訪談和參與式觀察的民族志方法,一般先對當地農民家庭關系、小農經濟、人情、留守兒童、鄉村教育與鄉村治理等問題做全息式了解,再圍繞著鄉村教育問題做專題調研。在對不同區域的個案進行機制分析與比較的基礎上,再進行一般化的提煉概括。

    二、鄉村教育效果的類型化與區域差異

    費孝通對中國農民的行為邏輯與機制的解釋已經成為經典,然而其筆下的中國農民與鄉土社會仍然是一個籠統的整體[[8]]。賀雪峰基于農民認同單位形成的村莊社會結構差異,認為存在南方宗族性村莊、中部原子化村莊和北方小親族村莊三種區域類型[[9]]。龔為綱通過大數據驗證了南、中、北方農村三個區域類型的劃分,其中南方農村主要包括江西、福建、廣西等地,中部農村主要包括長江流域、川西平原等地,北方農村主要包括河南、皖北等華北平原地區[[10]]。此外,由于東部地區實現了在地工業化和城市化,東部村莊出現階層分化,那么依據村莊階層分化的經濟結構差異,還可以劃分為東、中、西部農村類型。因不同區域農村的農民在代際關系、生育、人情等方面的行為邏輯不同,國家政策進入鄉村社會后執行的效果也存在很大差異[[11]]。同樣,國家義務教育政策的執行,也出現了鄉村教育效果的類型化與明顯的區域差異。下面將以河南省A縣、浙江省B區、湖北省C縣、廣西省D縣分別為北、東、中、南部農村的代表來呈現鄉村教育效果的差異。

    (一)北方農村:放任的鄉村教育

    在安徽、河南等北方農村調研均發現,當地適齡兒童青少年輟學現象較嚴重,輟學率較高,鄉村教育效果令人堪憂,下面以河南省A縣為例來說明。AZF鎮有一所初中,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學生輟學,輟學率一度高達25%以上,具體見下表1。一般從七年級就開始輟學,輟學學生每班有7-8個,最為嚴重的是八年級時,每班可達11-12個。后來由于當地教育部門和學校采取了一些措施遏制學生輟學的措施,輟學現象有所好轉,現在七年級每年每班有1-2個學生輟學,八年級每年每班大約5-6學生輟學[[12]]。此外,初中畢業進入職校的學生中,有一半以上的人不會順利完成學業,而是中途輟學。

        1ZF2016-2017級畢業生的輟學情況

     

    級別

    入學人數

    畢業人數

    輟學人數

    職校人數

    輟學率

    2017

    255

    130

    79

    46

    30.9%

    2016

    270

    180

    68

    22

    25.2%

     

    面對子女初中未畢業即輟學出去打工,當地父母雖也感到痛心和無奈,但內心深處并不認為這是多么嚴重的事。其內在邏輯:一是因為不上學的話,父母就可以開始張羅給他娶媳婦的事了,早日實現為兒子娶媳婦和抱孫子的人生任務;二是鄉村社會散布著“讀書無用論”的思想,他們看到有些大學生畢業后的工資甚至還不如父輩外出打工的收入高,便覺得讀書沒用,還不如早點打工掙錢劃算。北方農村的家長對子代的教育投入,不管是時間,還是資金上,其實都不算充分?偠灾,當地父母對子女的教育屬于一種放任的態度,如果子女成績好愿意上學,父母便會積極支持;但如果子女成績差不想學,父母也不會想方設法積極引導和干預,而是任其發展。

    (二)東部農村:家庭參與教育競爭的白熱化

    而在浙東、蘇南等東部發達農村調研時,發現當地家庭與北方農村相反,特別重視子女的教育,教育競爭甚至達到了白熱化的狀態,下面以浙江省B區為例來說明。一方面,表現為家長對教學成績的高度在乎。B區學生成績競爭的壓力非來源于教育部門,而是來源于家長的要求。當地的老師們表示教學壓力大,因為經常有學生家長對老師提出要求,且家長之間的競爭會傳導到老師那里。另一方面,表現為家長會力爭讓子女學習更多的才藝與技能,以在學校各種活動上爭取展示表現的機會。

    東部農村的家長非常重視子代的教育,除了增加自身對子女教育時間的投入外,還會積極參與學校組織的家委會工作,以為子女爭取更多在學校眾人面前表現的機會。而且,在接受學校教育之余,還舍得花錢從小為子女報各類培訓輔導班。據不完全統計,B區的教育培訓機構至少有200余家,包括文化類培訓和藝術類培訓,以前者為主。小學階段以上藝術類培訓為主,初高中則以文化課程培訓為主了。培訓時間以周末和寒暑假為主,根據一對一還是一對多收費標準不一樣。

    (三)中部農村:家長陪讀現象普遍

    在長江流域等中部農村調研,發現當地年輕夫妻在子代年幼時一起外出務工,但當子代開始上小學或初中時,妻子一般就不出去打工了,開始在家帶孩子,形成家長陪讀的普遍現象。東部農村在地工業化的發展,農民可以“離土不離鄉”式就業,不需要犧牲家庭結構的完整性換取家庭發展,不存在留守兒童問題。但中西部農民需要外出務工獲取就業機會,便會出現親子分離和留守兒童問題。北方農村的父母一起外出務工,將孩子放在家中由爺爺奶奶照顧,不會因為子代到了上學階段而放棄打工。在區域比較的視野下,中部農村出現的家長陪讀是一個重要的現象。這背后反映了當地家長對子代教育的重視,因為家長陪讀意味著父母至少有一方要放棄外出務工,從短期來看將會減少家庭收入。

    由于家庭資源稟賦條件的制約,中部農村家庭在子代教育的投入上尚無法與東部農村相比。因此,中部農村地區還沒有興起教育培訓市場,家長為子代報各種培訓輔導班的還較少。家長陪讀的目標主要是看守管教孩子別學壞和輔導督促孩子寫作業,搞好學習成績。因為爺爺奶奶年齡大了,而且受教育程度低,無法管教孩子學習?傮w上,現在中部農村地區九年義務教育的輟學率很低,接受了職高或高中以上學歷教育的比例較高,甚至部分村莊的85后、90后一代大都達到了大中專以上的教育程度,如湖北省C縣的NM。

    (四)南方農村:放縱的鄉村輟學

    南方農村的教育情況與北方農村很相似,當地也盛行“讀書無用論”,普遍認為“除非上名牌大學,上普通大學沒啥用,工作了與村民打工的收入差不多”。在村莊社會輿論評價中,有錢人的聲望較高,因為有錢人可以給父老鄉親們發點小福利,回饋家鄉。對于當地人而言,讀書好壞與否不重要,關鍵是有沒有幫我忙。當地的價值評判與輿論評價環境,會同時影響父母與青少年的教育行為,出現的結果是對教育的不重視與對輟學的放縱,下面以廣西省D縣為例來說明,詳見表2。

    2:廣西省D2018年義務教育適齡兒童少年輟學情況

     

    D縣鄉鎮

    Bb

    Dp

    Dg

    Yq

    Wm

    Ys

    St

    Nt

    Jn

    Wd

    Sm

    Lp

    其余

    5

    總計

    輟學人數

    30

    17

    40

    10

    13

    15

    10

    11

    9

    6

    16

    5

    16

    198

     

        和北方農村一樣,南方農村義務教育適齡兒童少年輟學情況也比較普遍,廣西省D縣僅2018年輟學總數就高達198人,每個鄉鎮都有分布。面對子代連九年義務教育都未滿而輟學,當地父母并不覺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因為讀書后掙的錢和打工差不多,還不如不讀。DST鎮的一個小學四年級學生蘇靜在班里成績名列前茅,她有一個弟弟和妹妹,她說:“媽媽不給我買書,說是浪費錢。”這與東部農村的父母對子代唯恐輸在起跑線上,從小便花重金為子代報各類教育培訓輔導班的情景形成了鮮明對比。因此,這將會直接影響鄉村教育效果的明顯分化與差異。

    三、家庭目標與代際責任:鄉村教育效果區域差異的內在機制

    下面需要回答的一個問題是同為鄉村社會,為什么教育效果呈現出明顯的區域差異?從表象上來看與當地農民是否重視子代的教育有直接關聯。從深層來看,實際上是不同區域農民的家庭目標與代際責任的差異,決定了不同的家庭資源配置策略與行為選擇,進而影響了鄉村教育效果。

        (一)家庭目標與代際責任的差異影響家庭資源配置的策略

    家庭發展目標實際上是一個現代性概念,包含了農民家庭的現代化轉型與回應現代性發展的任務。我國自2000年左右打工經濟興起后,便開啟了快速城市化進程,也逐漸形成了統一的全國性勞動力市場與全國性婚姻市場,農民家庭的發展同樣需要參與到全國性市場中去競爭。在傳統的自然經濟時期,小農家庭的目標只是實現簡單再生產,祖祖代代重復著“放羊-娶媳婦-生娃-放羊”的故事。然而,在現代化大轉型時期,農民的家庭目標不再只是簡單再生產,還要追求發展與“擴大再生產”。因此,家庭的目標便包含家庭再生產、家庭發展與向上流動兩個維度,前者指的是幫助子代成婚以組建新的小家庭,后者指的是幫助子代實現階層流動和提升家庭的社會位置。雖然全國都處于現代化轉型的進程中,但是現代化滲透程度不同,農民的家庭發展目標也不一,進而會影響到代際責任的差異。

    所謂“代際責任”指的是父代對子代的責任。在傳統相對封閉的小農社會,通婚半徑與通婚圈比較小,屬于地方性婚姻,加之在自然生育條件下出生人口性別比相對平衡,婚配成本與難度不大,父代對子代主要完成基礎性撫育責任即可。但是,由于打工經濟的興起,地方邊界被打破,形成了全國統一的勞動力市場和婚姻市場,因此農民家庭要參與到全國性市場中競爭。由于不同區域適應現代化的快慢程度不同,形塑出不同的代際責任向度。研究進一步將父代對子代的代際責任細分為養育責任、婚姻責任與教育責任三個維度。其中,養育責任是基礎,即將子代健康的撫養成人,這是全國相同的,然而婚姻責任和教育責任則呈現出區域差異。教育責任是父代努力讓子代接受更高的教育水平,提升子代的文化資本與參與市場競爭的能力;婚姻責任則是父代幫助子代實現家庭再生產的目標。這里的區域差異劃分,并不是說有的地區父代不承擔子代的婚姻或教育事務,主要指其是屬于父代必須完成的人生“硬任務”,還是父代根據自身條件可以選擇性支持的“軟任務”。如果屬于父代的“硬任務”,可稱之為“強責任”;如果屬于父代的“軟任務”,稱之為“軟責任”。

    (二)鄉村教育效果區域差異的內在邏輯與機制

        1、東部農村:強婚姻責任與強教育責任

    因東部地區實現了在地工業化發展,絕大部分村莊勞動力脫離農業,進入工業領域就業。勞動力收入的分化主要依據普工還是技工。而決定普工還是技工崗位的主要是以學歷為基礎的受教育水平與專業技術能力。普工的工資收入一般為5/年左右,而技工的工資收入則在10/年左右,如果是技工中管理崗的話,工資會更高些,高科技企業崗位自然會更高。因此,東部農村的家庭收入分層,主要取決于勞動力的質量,而不是勞動力的數量。“生得多,不如生得少,養得好”,便成為當地的價值觀,父代對子代具有強教育責任。因此,東部農村的父母自孩子出生后就開始操心子女的教育,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唯有讓子代考上好大學,接受更高的教育水平,將來在參與市場競爭中才可能具備優勢。而要想考上好大學,前提是要能考上好高中,教育競爭的壓力逐級向下傳導到中小學,便出現當地家長參與教育競爭近乎白熱化的局面。

    在全國性婚姻市場形成后,將會出現婚姻的區域擠壓[[13]]。相較于中西部地區而言,東部農村的資源稟賦條件較好,為全國鄉村社會的經濟高地和婚姻高地。因此,東部農村年輕人婚配的難度較小,父母為子代成婚的壓力不大。然而,由于東部農村社會內部出現了階層分化與社會排斥機制,處于不同階層位置的家庭產生了高度競爭的焦慮,在努力爭取向上流動的同時,還要防止階層地位下滑的風險。因此,當地的婚配觀比較強調“門當戶對”,即要找與自己家庭所在的階層地位相近的結婚對象,焦慮的是因下嫁或下娶而導致家庭地位的下滑。父代對子代除了在其成長過程中注重教育投入外,同時還對子代具有強婚姻責任。這使得東部農村家庭資源的積累集中向下配置,將有助于提升子代家庭的發展和參與全國性市場競爭的能力。

    2、北方農村:強婚姻責任與弱教育責任

    在北方農村,如果兒子娶不到媳婦,村莊的輿論會一致指向父母無能。因此,生兒子和為兒子娶媳婦是當地父母必須完成的人生“硬任務”,父代對子代有強婚姻責任。然而,父代對子代的教育則屬于可選擇性支持的“軟任務”。全國性婚姻市場形成的區域擠壓,以及當地出生人口性別比結構的嚴重失衡,加劇了本地婚姻市場的競爭,進一步放大了當地父母的婚姻焦慮。問題是父代如何釋放巨大的婚姻焦慮與壓力?一方面,父代需要外出務工拼命掙錢,盡可能多的實現家庭資源積累,為兒子娶媳婦做準備;另一方面需要盡早托媒人為兒子介紹對象,增加相親機會,以提高婚姻配對的成功率[[14]]。因為年輕人外出務工,只有春節時才會回家,也只有短暫的春節期間有機會相親。當地男性如果到了二十三四歲還沒有娶到媳婦,便有打光棍的風險。為防止“悲劇”的出現,父母就需要盡早著手準備。

    具體而言,父代在完成人生任務的過程中面臨四種可能的選擇:其一,最優的結果是子代考上重點大學,便能預期通過教育實現階層流動和社會地位的提升。其二,子代學習成績不夠拔尖,無法考上重點大學,用本地話說只能上個“孬大學”。對于北方父母而言,選擇上“孬大學”是一個高投入、高風險和低收益的事情。因為上一個孬大學就意味著需要一筆高額的投入(注:至少四年的學費+生活費),還存在機會成本(注:如果不上大學,不僅不花錢還可以外出務工掙錢)。不僅投資回報周期長,而且普通大學畢業生工資不高,甚至還沒有父輩干體力活掙錢。而由于上了大學年齡增加,可能錯過本地婚姻市場的最佳擇偶期,對于父母而言這是高風險的事情。其三,成績不好,初中畢業、甚至未畢業即輟學,便開始外出務工;同時,父母也開始張羅為兒子相親娶媳婦,早日抱上孫子。其四,最差的結果便是,子代不僅學習成績差,而且沒有娶到媳婦成了光棍。這意味著父代為子代娶媳婦抱孫子的“硬任務”沒有完成,父母會死不瞑目,這絕對是父代極力避免的結果。

    第一種最優結果,是可遇不可求的,極少數幸運者家庭不會成為村莊主流大多數人效仿與競爭攀比的對象。而第二種選擇需要父代的勇氣與長遠眼光方能做出,但保守性的小農是最怕風險的,特別是在村莊社會已經出現分化和高度競爭的情形下,進一步制約了絕大多數小農家庭能夠突破自我局限,將眼光放向未來。那么,第三種次優而安全保險的結果便成了大多數父母的理性選擇,雖然存在無法實現望子成龍的遺憾,但卻規避了子代可能“絕后”的風險,完成了人生的“硬任務”,對祖宗、對自己、對村莊的輿論都有了交代,死也可以含笑九泉了。因此,在婚姻責任成為父母必須完成的“硬任務”和當前婚姻擠壓帶來的巨大婚姻焦慮情境下,北方父母為了釋放壓力便形塑了一種深層無意識的自我保護和短期理性行動的策略選擇。

    3、中部農村:強教育責任與弱婚姻責任

    中部原子化村莊,傳統宗族結構發育最薄弱,現代性進入的最為徹底。當地家庭沒有傳宗接代的觀念,生兒生女都一樣,血脈鏈條關心的比較短,秉持的是“一代只管一代”的價值觀。與北方農村不同,結婚成家主要是子代自身的責任,父母有能力的話也會給予代際支持。但如果子代沒娶到媳婦成了光棍,村莊輿論指向的是子代自身無能,而非指向父母,因此父母為子代成婚的壓力較小。相較于北方農村,中部農村地區父代對子代負有弱婚姻責任。同時,中部農村與東部農村一樣都認為“生得多,不如生得少,養得好”。“養得好”不僅指對子女的生活養育的好,而且還包括對子女的教育。只注重生,不注重養的父母,在當地社會輿論中無法獲得好評價。

    而且,因中部農村的農民較早開始外出務工,接觸市場和參與市場競爭也較早,更加深切地體會到教育改變家庭地位的道理。因此,中部農村父母在子代成長的過程中,便與東部農村一樣舍得對子代的教育投入。有條件的家長為了子代能去城里接受更為優質的教育,便在城里買房。還有些地區家長“陪讀”成了一種風氣,家庭勞動力配置向“半工半陪”轉變[[15]]。雖然家庭少了一個勞動力外出務工掙錢,家庭短期利益受損,但當地父母認為如果孩子沒有看護好而誤入歧途,掙再多錢也沒有用。相較于北方農村普遍出現的早婚和輟學問題,中部農村年輕人初婚年齡較晚,受教育程度也相對較高些。

    4、南方農村:弱婚姻責任與弱教育責任

    南方宗族性農村是傳統社會結構最強盛的地區,至今仍具有很強的傳宗接代觀念。祖先--子孫的血脈綿延成為當地人的本體性價值追求。因此,南方農村家庭不生到兒子是不會罷休的,而且希望能生多個兒子,實現人丁興旺與家族繁衍昌盛的理想。父代只要生了兒子,將子代健康撫育成人,在祖先--子孫的血脈鏈條中完成了人生任務,便無愧于祖先了。至于子代將來是否有出息,那要看個體自身是否有天賦以及是否努力奮斗,在村莊輿論中不會將其指向為父母的責任。而且由于本地重男輕女,認為女兒是要嫁出去的,地方社會輿論中往往對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不利。如果誰家的女兒一直在上學,可能就會有親戚四鄰在其父母耳邊吹風:“女孩子家家的,你供她上那么多學干嘛,早晚還不都是要嫁出去,成為別人家的人。”

    南方農村雖然與北方農村一樣都要生兒子,但是南方農村父代對子代并不負擔強婚姻責任,結婚主要是子代自身的責任。父母并不會像北方農村那樣積極地給子代張羅相親,而要靠自身去尋找對象談戀愛,形成的是“自由式戀愛”,能否俘獲愛情主要靠年輕人個體的能力與主動性[[16]]。能不能找得到,往往就要靠緣分了。南方宗族性村莊屬于費孝通總結的“反哺模式”[[17]],父代只要完成了對子代的生養任務,子代便要開始承擔養老責任,以報父母生養之恩。因此,南方農村的父代對子代承擔的教育責任和婚姻責任都較弱,完成基礎的養育責任即完成了人生任務,屬于一種重生不重養的自然邏輯。

    四、鄉村教育效果區域差異的類型與機制比較

    通過上述分析,研究發現鄉村教育效果與不同區域家庭目標和代際責任的差異有關,因為不同的家庭目標與代際責任,將決定家庭資源配置的方向與行為策略。據此,可進一步將鄉村教育效果的區域差異提煉為四種類型,并對其內在機制進行比較分析,具體見表3。

    3:鄉村教育效果區域差異的類型與機制比較

     

    家庭目標

    教育責任

    婚姻責任

    家庭資源配置

    教育效果

    代表性區域

    Ⅰ類

    階層競爭與流動

      

    先教育后婚姻

      

    東部農村

    Ⅱ類

    進城與向上流動

      

      

    子代教育優先

      次強

    中部農村

    Ⅲ類

    家庭擴大再生產

      

      

    子代婚姻優先

      

    北方農村

    Ⅳ類

    家庭簡單再生產

      

      

    重生不重養

      次弱

    南方農村

     

    Ⅰ類的家庭目標為實現階層競爭與流動,父代對子代的教育責任和婚姻責任為“雙強型”,以東部農村為代表性區域。因東部農村較早實現了在地工業化,家庭勞動力的市場化程度與參與市場競爭的能力都較高,家庭資源稟賦條件較好。同時,由于東部村莊出現了階層分化,主要依據父代的代際積累和家庭勞動力的質量而產生。村莊不同階層之間形成了社會競爭與排斥機制,彌散著階層競爭的壓力與焦慮,每一個家庭在爭取向上流動的同時,還要防止階層地位的下滑。因此,當地父母在優生優育的同時,還要為子代操心與把關“門當戶對”的婚姻。此類區域的家庭資源稟賦不僅較好,而且由于父代對子代具有強教育責任與強婚姻責任,便會將家庭資源先投入到子代的教育上,再投入子代的婚姻上,家庭資源集中向下輸送到子代。在強有力的代際支持下,東部農村的年輕一代不僅獲得了優質教育,鄉村教育效果總體較好,而且參與全國性市場競爭的能力和家庭發展能力較強。

    Ⅱ類的家庭目標為子代進城與向上流動,父代對子代為強教育責任、弱婚姻責任型,即父代將對子代的教育責任視為“硬任務”,而將婚姻責任視為“軟任務”,以中部農村為代表性區域。此類型下的父母認為“生兒生女都一樣”、“一代人只管一代”, 秉持的是現代社會的家庭觀,傳統的血脈傳承與傳宗接代的觀念已經很弱。此地父母在自身有能力的前提下,也會幫助子代娶媳婦組建新的小家庭,但這并不是父代必須要完成的人生任務,主要是子代自己的責任。當地父母為兒子娶媳婦攢錢的壓力較小,較重視優生優育,“只重生不重養”在村莊社會將獲得負面評價。因此,當地父母會將家庭資源優先投入在子代的成長與教育上:一方面表現為“陪讀”等父母的時間與人力的投入;另一方面表現為舍得花錢盡可能讓子代接受更優質的教育資源。此類區域農村獨生子女家庭比例高,年輕一代受教育程度總體較高,鄉村教育效果僅次于東部農村。

    Ⅲ類的家庭目標為家庭擴大再生產,父代對子代為弱教育責任、強婚姻責任型,以北方農村為代表性區域。此類型下的家庭強調生兒子,在村莊社會競爭的格局下,形塑了父代將對子代的婚姻責任視為自己的“硬任務”。而父代對子代的教育責任則屬于“軟任務”,子代如果能夠考上大學,那自然能光宗耀祖。但如果子代不想上學,那也無大礙,只要能給他娶了媳婦抱上孫子,父母也可以含笑九泉了。由于父代對子代負有強婚姻責任,父代便將有限的家庭資源優先用于支持子代參與婚姻市場競爭,幫助子代完成家庭再生產的目標。而且,由于當地年輕人具有較強的進城動力,子代的婚姻與進城目標捆綁,為兒子娶媳婦開始需要在城里買房。子代家庭的再生產不再只是傳統的簡單再生產,實質上已轉變為包含城市化在內的擴大再生產。父代為子代成婚的壓力加大,將會加劇父母盡可能將家庭資源積累起來,優先用于子代的婚姻。因此,北方農村地區鄉村教育效果總體偏弱。

    Ⅳ類的家庭目標為家庭簡單再生產,父代對子代的教育責任與婚姻責任為“雙弱型”,父代的人生任務主要為將子代撫養成人,完成基礎養育責任即可,以南方農村為代表性區域。南方農村為傳統的宗族社會結構,具有較強的傳宗接代觀念,追求的是在祖先--子孫的血脈綿延中實現對生命永恒的價值體驗。在傳統孝道的代際倫理下,父母只要完成對子代的養育責任,子代就要開始反哺父代。從區域比較的視野來看,南方農村子代屬于放養式成長,父代對子代的撫育實質上是一種只重生不重養的自然邏輯,只要能完成家庭的簡單再生產即可。因為南方農村的村民對村莊具有歸屬感,生活面向向內,進城的動力不足,父代沒有幫助子代在城市買房娶媳婦的壓力。相較而言,南方農村的父代對子代的教育與婚姻投入都比較低,代際支持力度最弱,鄉村教育效果在四種理想類型中最弱。

    布迪厄將單一的資本維度細分為經濟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本與象征資本,并認為不同資本形式之間可以相互轉化[[18]]。在全國性勞動力市場和婚姻市場形成后,一旦父代重視對子代的教育投資,提高其人力資本與文化資本,那么便可進一步轉化為經濟資本與婚姻資本,潛在地提高了其參與全國性勞動力市場與婚姻市場競爭的能力。屆時,即使沒有父代的代際支持,子代也較容易實現家庭再生產和階層地位流動的家庭目標。為此,可以進一步對以上四種區域類型的整體競爭力進行排序,依次為Ⅰ、Ⅱ、Ⅲ、Ⅳ類。Ⅰ類和Ⅱ類由于對子代教育的重視,注重培養的是子代參與市場競爭的能力。而Ⅲ和Ⅳ類對子代教育不夠重視,子代的勞動力質量普遍不高,參與市場競爭的能力不強,只能從事低附加值行業。但由于Ⅲ類型的父母對子代有極強的婚姻責任,通過深度動員家庭勞動力,依托家庭勞動力的數量參與市場機會的競爭,以幫助子代實現家庭再生產的目標。而Ⅳ類型由于弱代際支持,在全國性勞動力市場與婚姻市場的區域擠壓下,子代容易陷入光棍、跑婚等家庭再生產困境。

                                                               (正式發表時有稍微改動)

     

    參考文獻:

    [[1]] 雷望紅. 教育城鎮化背景下城鄉義務教育發展失衡機制與公平改善研究——基于結構分析的視角[D].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博士論文,2019.

    [[2]] 吳建濤. 我國縣域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的主要困難與對策研究[J]. 教育科學,2019, 353):75-82.

    [[3]] 李軍超. 政府推進城鄉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制度邏輯研究[M].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5.

    [[4]] 周飛舟. 財政資金的專項化及其問題 兼論項目治國”[J]. 社會,2012,321):1-37.

    [[5]] 紀德奎. 鄉村振興戰略與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J]. 教育研究,2018,397):79-82.

    [[6]] 金久仁. 從資本差距到場域隔離:城鄉教育的家庭支持差距研究[J]. 教育科學,2019, 351):1-8.

    [[7]] 張山. 家庭資本、教育與社會流動[J]. 經濟問題,201812):50-55.

    [[8]] 費孝通. 鄉土中國(修訂本)[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9]] 賀雪峰. 村治的邏輯:農民行動單位的視角[M].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9.

    [[10]] 龔為綱. 男孩偏好的區域差異與中國農村生育轉變[J]. 中國人口科學,20131):66-76.

    [[11]] 賀雪峰主編. 南北中國:中國農村區域差異研究[M].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8.

    [[12]] 雷望紅. 傳統教育格局及其時代挑戰——河南AZF鎮教育專題報告[R]. 未刊工作筆記,2018.

    [[13]] 果臻,李樹茁,Marcus W. Feldman. 中國男性婚姻擠壓模式研究[J].中國人口科學,20163):69-80+127.

    [[14]] 李永萍. 北方農村高額彩禮的動力機制——基于婚姻市場的實踐分析[J]. 青年研究,2018(2):24-34.

    [[15]] 雷望紅. 階層流動競爭與教育風險投資——對甘肅寧縣陪讀現象的解讀[J]. 中國青年研究,201812):86-92.

    [[16]] 楊華. 代際責任、通婚圈與農村天價彩禮”——對農村彩禮機制的理解[J]. 北京社會科學,2019(1): 91-100.

    [[17]] 費孝通. 鄉土中國(修訂本)[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18]] 皮埃爾·布迪厄. 實踐感[M]. 南京:譯林出版社,2012.

    Study on Family Goals, Intergenerational Responsibility and the Effect of Rural Education

    ——The Perspective of Regional Difference Comparison

    Zhang Xuelin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Wuhan University, Wuhan 430072

    AbstractUnder the unified national compulsory education policy environment, why are there regional differences in educational effects in rural society? Focusing on this core problem, based on the field investigation experience and mechanism analysis method of more than 10 provinces in China, the study found that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family goals and the intergenerational responsibilities of farmers would shape different family resource allocation strategies and behavioral logics. This in turn affects regional differences in educational outcomes. On this basis, the study further extracts four ideal types of rural education effects and their internal mechanisms.

    And the competitiveness of its participation in the national market is ranked from high to low in the eastern rural area, central rural area, northern rural area and southern rural area. This will provide important enlightenment for the formulation of China's education policy and the deepening of reform.

        Keywords: family goals; intergenerational responsibility; rural education; regional difference

     

  • 責任編輯:zhangxueli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152期曾道人 江苏11选五玩法奖金 炒股的人容易得什么病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pk10走势图最准 炒股是什么意思怎么炒 1分快3规律大神吧 有玩快乐8的吗 广东好彩1玩法 优国际娱乐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