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政策評論 >> 鄉土評論 >>
  • 李昌金:知政失者在草野——網民留言選錄(下)
  •  2019-11-06 08:14:52   作者:李昌金   來源:作者賜稿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今年我把在去年在廣東農村研究院工作期間寫的《從新農村建設實踐看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廣東實施鄉村振興:以“三清三拆’促‘四變四活”》和《廣東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中的問題與政策建議》等三篇拙文發在網上,拙文內容得到眾多網民的認同,其中的不少觀點在網民中引起強烈共鳴,拙文被許多微信號和網站轉發,尤其是作為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講稿的最后那篇,受關注的程度超過想像。不少網民在閱讀這三篇拙文后有感而發寫下許多留言,這些留言有些是針對廣東省的,有些是針對全國各地的普遍現象,反映的主要是新農村建設尤其是去年以來鄉村振興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及意見建議。

    毛澤東說過:“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這一點,就不能得到起碼的知識! 毛澤東還曾經說過,中南海是沒有多少知識的,知識在工廠、農村和商店里。有些在辦公室、書齋里想不出、想不通的問題,有些在各類會議上議而不決、難以解決的問題,到農村去看一看、問一問、聽一聽,就豁然開朗了。有時苦思無策的事情,農民已有創新;有些困惑已久的問題,農民早有答案;而有時我們杞人憂天地擔心,基層卻并未發生。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初召開的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古人說:“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焙芏嗑W民稱自己為“草根”,那網絡就是現在的一個“草野”。網民來自老百姓,老百姓上了網,民意也就上了網。習近平強調,對網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評,對互聯網監督,不論是對黨和政府工作提的還是對領導干部個人提的,不論是和風細雨的還是忠言逆耳的,我們不僅要歡迎,而且要認真研究和吸取。

    為了響應總書記的號召,扎實推進正在進行之中的鄉村振興工作,我把今年發上網的上述三篇拙文后面的留言進行了一番梳理,從中篩選出了一些具有較強代表性和建設性的意見建議或反映農村實際情況的留言,這些留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基層真實的社情民意,因此我把這些留言整合在本文當中,供社會各界有識之士和各級領導借鑒和參考。由于本文篇幅較長,為便于讀者閱讀,我把它分為上中下三篇。

    (特別說明:為了原汁原味”地傳遞網民聲音,對于入選的留言除了明顯的錯字錯詞錯句作了一些修改外,其他均保持原樣未作改動。)

     

    四、 鄉村振興微信群網友討論留言

     

    我加入了幾個鄉村振興討論交流微信群,針對我拙文所反映的問題,在這些群里也開展了討論,在此選錄幾位網友的部分留言。

    網友“李家石屋”(曾在基層政府農口工作過):

    ◎農業的正道:最簡單的往往是最務實最管用的。就像為了GDPGDP、為了增長而增長、為了賺錢而賺錢一樣,一些地方忘了土地流轉的目的是什么,變成了“為了流轉而流轉”,變成了“為了引進工商資本而流轉”,變成了“為了壘大場面壯觀好看”而流轉,變成了行政性強制流轉,變成了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瞎扯淡,包括各地搞的那些農業現場觀摩會,除了看政策壘砌外表光鮮華而不實的所謂農業示范園、科技園、觀光園、這園那園外,就是看盲目追求新潮、投資驚人、不切實際的所謂田園綜合體或農業特色小鎮,還有所謂發展“集體經濟”的典型干脆把農民的承包地以全員流轉的方式全部收回搞“統一經營”。

    ◎農業的生產特性決定、且歷史的實踐已經證明,除個別具有特殊情況且不可復制的個案外,農業的“集體經營”是死路一條,當年全國性村集體大呼隆餓癟了肚子的教訓很多人又忘了。多年來很多打著“壯大集體經濟”的旗號試圖恢復“集體經營”,其致命的錯誤就在于把“集體經濟“混同于“集體經營”(前面說過,不排除奇葩個案,但奇葩個案一旦全面推行就是災難)。小農戶大服務和農戶基礎上適度擴大發展起來的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是中國農業的前途正道、是“西瓜”,其他像田園綜合體、這區那園等花里胡哨的路子也可以視條件搞,但總體上是旁門左道、是“芝麻”。搞農業的千萬不能圖新奇腦袋發熱抓芝麻掉西瓜,更不能天天熱衷于這經驗那創新。

    ◎扎扎實實循序漸進符合規律地引導發展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是最簡單最務實最管用的促進中國農業現代化之舉。另外,普惠制的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是鄉村振興中政府最該干的正事。但這些事面廣量大,花了錢不顯眼,所以都想干點花里胡哨顯眼的。為此,還需要解決干部考核導向導致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政績觀的問題。

    ◎在中國農村,農業更多地是一種情懷。而以增收為導向的行政考核過度強化了農業的賺錢目的,搞亂搞殘了中國農業。一是它掏空和掠奪了本屬于農民的福利,導致產生了純粹的投機主義。二是破壞了農業自有的生態平衡,讓農業自身陷入急功近利的惡性循環。三是導致了人人自危的食品安全問題。四是習慣把效益與規模進行聯想和捆綁,規模大了,管理成本運營成本劇增,50畝干得好好的,增加到500畝,發現完全不是投資追加10倍那么簡單。規模成為農業的死穴和工商資本的“陷阱”。特別是工商資本搞的那些光鮮亮麗的農業示范園科技園觀光園,這園那園,除套取國家政策資金外,95%以上不賺錢,在圈地和套錢之余最終留下一地雞毛。

      ◎種糧是中國農民的一種生活狀態。農民種田就像城市人釣魚或百年老店的工匠搞制作,未必是為增收。作為社會底盤,農村社會更多的是追求安居樂業和那種悠然的感覺,一味地硬性強調和追求收入增長未必有好效果。日常吃不愁穿不愁,大病大災有社會救助,讓農民悠哉游哉安居樂業或許就是一種理想的社會善治。

      ◎就像家長對孩子過度操心一樣,“看得見的手”對社會過度操心,管得過多已經成為社會治理的一種突出“病態”。糧食不收年年種,農民不計人工賠本種地,就像城里人釣魚,并非追求增收。硬性考核村集體和農民收入指標,初心未必差,效果真未必好。

     ◎不忘朱镕基離任時說的那段話:我搞了50多年的經濟工作,我能深刻體會到我國的這種“綜合癥”,日子稍微剛好過一點,就搞浮夸的作風、盲目的自滿,莫名其妙的折騰、無知的決策。家庭經營制度意義深邃,影響深遠。千萬不能剛吃飽了幾天肚子又琢磨著折騰。一旦取消了家庭經營制,就意味著對農業生產經營的瞎指揮亂干預之風卷土重來。

    ◎不要一味壓縮農民的院落,農民在院墻下種上一棵扁豆、兩棵絲瓜、三棵辣椒,大半年不用買菜。院內搞點養殖、加工,發展庭院經濟,一個庭院一年收入幾千甚至上萬,居家不出門就脫貧了。為什么非要一味壓縮農民的生活空間?

    ◎一號文件中對田園綜合體的表述:“有條件的鄉村建設以農民合作社為主要載體、讓農民充分參與和受益,集循環農業、創意農業、農事體驗于一體的田園綜合體”,F實中各地搞的田園綜合體已變成了田園及旅游風情的地產。

    ◎(政府干預)初心未必差,效果卻真未必好!被流轉、被上樓、被脫貧、被幸福,“被”字當頭的事,既不是內生動力所為,也不是農民想要的。

    ◎鄉村振興現在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深不可見底的潭水,又像是浩瀚無邊的宇宙,看似眼前,等你靠近時又感覺遙遠。

    網民“無欲無求”(湖北省鐘祥市一位村書記):

    ◎現階段的形勢,看似政策利好,實則處處受限。宏觀政策下遠景美好,現實體制中一事難成。

    ◎太多的鄉村振興典型案例更像是報告文學,就像是電影,“源于生活卻高于生活”,想要模仿和借鑒都很難。

    ◎很多鄉建機構初衷很好,但走著走著就背離了初衷,變成了只是為了本機構的經濟利益、社會影響力和提高專業地位。

    ◎我看過你寫的《〈塘約道路〉沒有告訴我們什么?》,現在的典型有幾個不是用錢堆起來的?就像我們這里的彭墩村一樣,內部問題嚴重,一旦資金鏈斷裂,都會是一個大大的問題。

    ◎現在鎮中村土地都是零星碎片化的,搞農業發展沒有優勢也沒有錢圖,所以更適合利用城鎮化建設,搞建設來提高土地利用價值,但是現行農村土地政策卻制約了發展。雖然中央有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可以等同國有土地入市,包括出讓、出租、入股等,可是地方卻沒有相關配套文件,所以上面的政策成為一紙空文。

    ◎國家現在推行集體股份權能改革,在某種程度上多數都成了形式主義,和美麗鄉村、廁所革命、精準扶貧一樣,只有盆景沒有風景!

    ◎所有的鄉建都要建立在集體經濟的基礎之上,有個集體經濟,就可以建立村民與集體的共享經濟關系,從而實現有效管理,進而達到治理有效的局面。

    ◎現在的鄉村振興、廁所革命、精準扶貧都存在巨大的灰色利益鏈條,所以成為形式也就是必然。

    ◎現在的政府都是食快餐的主,不喜歡麻煩。真正愿意沉下心、久久為功的人不多,等到做好了,摘桃子是他們的強項。(我提示他爭取上級對該改革的支持----編者注),他說,努力過,改革的事情愿意去做的領導很少,有風險,F在的行政第一要務是怎么保護自己,怎么完成規定動作。

    網友“何允輝(浙江省義烏市一位村書記):

    ◎現在的鄉村能看見的也是失敗中的成功,或成功中的失敗。論一個鄉村持續發展不是三年五年,可能需要三五十年,現在所謂的成功一般都是急功近利的產物。比如我們都在說發展集體經濟,大多數人卻把人民公社當成了模板,不知道鄉村的結構在變化。我們都在講振興,卻不讓鄉賢回村,給那些有老屋的城里人設置門檻,鄉村沒有人才,沒有人怎么能振興?

    ◎有些村莊干了五年剛剛有點起色,某某模式就出現了,有些鄉村光鮮的村貌下是政府給予的幾個億,卻有許多人幫助它們推廣總結、搖旗吶喊,真是誤人子弟!談鄉村的事最需要說得是為什么失敗,講好背后的故事是關鍵,F在浙江有許多成功的案例都是不太出名的鄉村,這些村莊有一個共性,那就是書記村長是個兢兢業業干事有奉獻精神的人,而且是一干就是十多年,F在鄉村刷墻不是某個省的事,而是全國各地都一樣。前幾天去江西,一路看去,房子整整齊齊,可是鄉村內核在哪里?大家就無解了。

    網友“星空”:

    ◎幾十年來,我國農村的發展問題,一直是個棘手問題,雖然艱苦努力,一直沒有突破,目前仍然沒有突破。從上到下,沒有清晰明確的思路,短期行為盛行。城鄉怎樣才能平衡發展?城鄉真的能夠平衡發展嗎?

    ◎時代不同了,當前問責泛化,形式主義突出,巡查檢查過苛等等。大家情愿不出彩,也不做事情。就說縣里批地吧,連村民蓋房子也不批了;財政局出一點事情,馬上就發文,讓各個環節都要證明材料,怎么復雜怎么來;分配項目的,經濟形勢不好,錢不足,監管還難,干脆不分配;再加上機構改革,很多工作基本停滯,何談改革向深水區?

    ◎我們要坦誠地面對我們真實的問題,真誠地回歸群眾路線,加強研究,多多探索,積極解決。

    ◎上面某些人已放棄了毛澤東思想。從某種程度上說,現在是“處長治國”,政策都是處長擬定的,這些處長們大多都有高學歷,不少還是海歸,他們諳熟洋教條,但對國情農情卻一知半解!    

    ◎前幾天又碰到曹錦清老師,他說,政府投了很多資源打造了很多特例,并宣傳為典型。其實,典型是用來復制的,特例不能。

    ◎基層的問題,到了需要全面研究的時候了。

     

  • 責任編輯:dujiao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152期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