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調查報告 >>
  • 龔為綱:鄉愁——漸行漸遠的故鄉
  •  2013-02-24 19:50:01   作者:gongweigang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不知是否經年累月遠離故鄉的游子,都會有那淡淡的鄉愁?這情緒似乎從古至今都存在似的,有詩為證:晉人陶淵明:“田園將蕪,魂歸何處?”唐人韋應物:“唯有宦游人,偏驚物侯新”。今人劉歡的那如詩般的“我的心充滿憂傷,不為那彎彎的月亮,只為那今天的村莊還唱著過去的歌謠。”......

    十五離家,轉眼已是三十而立。古人“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不改鬢毛衰”?稍谝粋變動不居的年代,我卻再也感受不到那親密、充滿鄉土氣息的鄉情;相反,卻是故鄉的漸行漸遠,那魂牽夢縈的故鄉宛如鄉親那親切的背影,日漸模糊。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但已然換了人間......

    從一起交通事故開始談起。大年初六,舅老表的小孩滿歲,所有親戚都得去捧場,我母親的姐姐——一位遠嫁的姨媽也被電話請過來。談起這位姨媽,我就從心底泛起同情與憐憫,極為樸實、頗為不容易的一位農村婦女,前幾年丈夫得胃癌去世,一把老骨頭拉扯著三個兒子長大。按常規,我們這邊的親戚請客,出于理解,一般是不會請她,一是確實因為距離太遠,來往十分不方便,她嫁在隔壁縣,離我們著有快200多公里;二是這邊的兄弟姐妹多,來一次,各家各戶上個門的話,也得是花費大好幾千,她家原本是經濟條件非常差的。也不知今年舅舅是出于什么心情,三番五次的在電話中說勸,把這個姐姐給請過來了。

    姨媽的二兒子開三輪車和一個小孫女顛簸到我們這邊。先來到我家,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姨老表開著三輪車載姨媽、表姐、我等六人趕往舅舅家。三輪車開不遠的一座橋上,在右邊橋頭,突然,我眼睜睜的看著有一位鄰村的大叔騎著摩托車帶著她的老伴,猛力撞向我們的三輪車上,剎那間,我真不知道當時會出什么車禍,想想啊,這車上六個人,如果往前稍微多開一點,脫離橋頭護欄的話,一定是整車上的六人連人帶車翻到橋下去,恐怕我也沒有機會在此抒發這淡淡的鄉愁。幸虧右邊橋頭有護攔桿,三輪車被撞到橋的人行道上停下來。

    而對方則因為是從橋左邊、拐彎、上坡才能騎到橋上,這個坡因為有點陡,他沒有控制好速度,就直接撞到我們的車上,座在他摩托車上的老伴在坡上摔了下來,因為原本內風濕,上了年紀,身體虛弱(他們正月初六出來是為了去醫院),摔下來之后左腳落地,頓時腳腫得似包子似的,但不知道傷勢如何,是否骨折。顯然,他們是嚴重違反交通規則,我們的車讓路到橋的最右邊,已經擦到橋右邊的人行道,對方主要是在上坡拐彎的時候沒有控制好速度,撞上我們的三輪車;受傷的則是他們。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處理此事。

    農村發生這些事情,一般有兩種處理方法,一是私了,二是公了。

    說起私了,這事情充滿了怪異。之所以這么講,是因為這位撞車的大叔和我們車上的表姐還有親戚關系。事情發生之后,我表姐就立即說私了,一是不用打110報警,能省很多事情;二是還確實能扯上親戚關系。一般認為,農村都是“熟人熟事”,雙方相互給個面子,體諒一下,事情就這么過去了。我們說賠上幾百上千塊錢算了,因為我們實在是不愿意打110報警。一來是他們撞我們的車,同時也嚴重違法交通規則;二來則是他開的摩托車沒有牌照,是黑車,如果交警干預的話,對他不利。但問題是,這位看似十分老實本分的農民,在我們苦口婆心地跟他溝通半天居然一言不發,意思是不愿意私了。眼看快到11點,舅舅家那邊的酒席也快開始,我們被迫打了110,后來又是交警過來。(現在農村的警力還真是快捷,一撥電話,7、8分鐘警車就到了)。派出所拍了現場,縣交警拉尺子測量了幾個數字,就把雙方的車子都拖走了,我們只得另外找車去趕客。

    當時我就覺得非常奇怪,私了對他“顯然是有利的”,為什么不愿意私了呢?表哥在當村干部,當時介入了現場。表哥基于他多年的村干部經歷和對事情以及對方當事人的了解,解開了疑惑:一是,撞車的那位大叔,他老伴是多年的內風濕,現在到處尋醫,四方尋醫已經花費了不少錢,這次能抓住可以扯皮的機會,當然是不會放過,所以不愿意就此輕易罷休(談起此事,表哥還談起一些更加傷風敗俗的事情:比如有人出了交通事故被車撞倒,肇事者已經開車逍遙逃走,有路人出于好心將被撞者扶起,而交警介入之后,做好事的人被冤枉為肇事者,因為出事人擔心找不到索賠的對象,這時候能抓到誰就堅決不放過);二是表哥說,開摩托的哥哥在外混得開,門路廣,事情弄到派出所和縣交警大隊之后,不愁沒有運作和發揮空間。這樣,一方面是索賠心切,二是還有門路可以走走,在這樣的情況下,怎么顧忌表姐的“面子”和彼此之間的親戚關系呢?

    我看我那老實巴交的姨媽,他的兒子是駕駛員,作為肇事者(在我們這邊他們還是外縣人)被登記,三輪車被扣押,得另外找車回到200公外的老家;還不知道她回老家時又會面臨媳婦怎樣的訓斥。更令人心憂的是,那狡黠的肇事者會想出些什么辦法來索賠,也不知道通城縣交警大隊是否會“正大光明”地執法。

    帶著這糾結的心情返回學校,我是“無事一身輕”般地從事故中脫離干系了,也算是逃過一起交通事故,有驚無險。但我內心久久難以平息的,是對這世風日下的詫異和人心不古的憤怒,F在每次回農村,總有種“人心變壞”的深刻感受:村民說“有錢會使人變怪”,的確如此,有些人在外用某些不正當手段發家致富了的,建著高大的樓房,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有些人的兒子剛從監獄出來,全家老少都是放鞭炮迎接,若是能網上了黑道上的人物,似乎是全家都臉上有光,家里的老頭子走在大街上都是神氣十足、目中無人、不可一世;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在家庭經濟條件變化的過程中,在人們都用“現實的眼光”進行相處和看問題時,經常不免讓人生產生強烈世態炎涼的感慨。。。。。。

    或許是因為我離開故鄉的時間太久,還是因為世道人心的變故?總而言之,魂牽夢縈的故鄉,在我的視線中日漸模糊,模糊得讓我感覺太陌生,不可理喻。古人安土重遷,“梧桐落葉秋風涼,旅客思歸日夜忙”,衣錦還鄉是人生的最大榮耀,落葉歸根是風燭殘年的最強心愿,那安息著祖先的故土總是人生的最后歸屬?稍谶@樣一個變動不居、世風日下的年代,我卻很驚憂“田園將蕪,魂歸何處”。莫非曹雪芹的“一葉浮萍歸大海”、“反認他鄉做故鄉”就這樣注定成為人生的宿命?

  • 進入專題:2013年春節觀察:鄉愁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152期曾道人 今日股票排名 山西扣点点麻将下载 如何网上赚钱最快 顶呱刮怎么扫码兑奖 如何下载股票数据 打长沙麻将视频下载 2020香港最快结果 辽宁35选7顺序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开奖在线 今日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