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鄉土隨筆 >>
  • 李婷:“江湖”中人的變遷
  •  2013-02-21 16:38:41   作者:李婷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李婷:“江湖”中人的變遷

     

    我是一個住在江西的湖南人,簡稱“江湖”中人。1969年,因為水庫擴建,農田被淹,爺爺和奶奶帶著姑姑、伯父和剛出生的爸爸從湖南省湘鄉市的一個農村搬到江西省吉安市峽江縣仁和鎮,據爺爺說,家里的祖譜在湖南,我們的祖籍在江西吉安遂川,其實我們是回家了。當時同一個鎮的很多人也一起搬遷過來,通過政府安排,在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共同建立起了一個大村莊。過了幾年,隨著荒山的開辟,這個大村莊又分成了幾個小村莊。為了分得更多的土地與林地,這幾個村莊都選在了一些還沒怎么開發的地區,我所在的村莊也是其中一個,叫“陳家坑”,之所以叫坑,大概是因為地形的緣故。四周是山,中間是平地,從空中看,確實像一個坑。

    從當初搬過來到現在,大概有40多年的時間了。這40年中,主要有四代人,我把他們稱為爺爺這一輩,爸爸這一輩,我們這一輩,我們下一輩。這其中的變遷也只能從我記事起時的記憶和長輩的口中得知。

    從語言說起,為什么要從語言說起呢?因為之所以我們被認為是湖南人,很大的一個特征就是因為我們會說湖南話,即便搬過來已經40多年。爺爺這一輩的人只聽得懂一些江西話,不會說,不論和湖南人江西人交流都是用湖南話。爸爸這一輩的人會說江西話,在家里說湖南話,我們這一輩人和上一輩的人說家鄉話,但是,彼此之間已漸漸開始用江西話交流。而我們的下一輩則大部分是說普通話,普遍是偏湘普。不過有些孩子會講三種語言,江西話,湖南話,普通話,因為媽媽是江西人。這就要說到婚姻,爺爺那一輩不用說自然都是湖南人,爸爸那一輩的人結婚的對象也大都是湖南人,女人也很少嫁到江西本地人的村子里。我們這一輩的人開始就慢慢的有江西媳婦了,不過在婚姻的選擇上,不管是嫁娶,還是偏向于選擇湖南人,準確來說是“江湖”中人,借用爸爸的話:“湖南男人把女人看的很重”。但是,江湖中人卻是很有限的,以我們家為例,爺爺和奶奶有六個子女,爸爸的兄弟姐妹大都是一兒一女,只有二姑姑家是兩個兒子一個女兒,而哥哥姐姐們大都是兩個兒子,或兩個女兒一個兒子,第二個往往都是罰了錢生的,更不用說第三個了,不過對于這點錢在很多人看來都已經不算什么了。關于生男生女的問題,雖然男女都看的很重,不過生兒子的要求還是比較強烈,因為不生兒子容易被欺負,比如說吵架的時候在嘴巴上就比較容易吃虧,。

    說到這,就要說說關于民俗與民風的變化。年味越來越淡是大家共同的感受,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天天都像在過年。大家對于節日的重視度越來越低,更準確的說,節日的意義慢慢的變得不同。在我的印象中,小時候過年能吃到好吃的,穿新衣服,拿壓歲錢,放鞭炮,吹氣球,F在,大家似乎更看重的是團聚與休息。還值得一說的是偷盜問題,最近回家的這幾次,讓我深刻體會到,農村“夜不閉戶”在我們這已經成為了過去。而且往往被偷的是老人的東西,再就是家里的人都出去打工的門戶。這一點從奶奶鑰匙扣上的鑰匙數量的增加可以看得出來,平時聽大人們聊天是也經常能聽到“誰家的什么丟了”這樣的內容。而且這樣的事件總是不了了之,懷疑這個懷疑那個,讓鄰里甚至親戚之間多了猜忌,但東西照樣丟,好像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時時記得鎖門,讓人覺得很無奈。不過,關于民風,有一點是沒有變的,那就是孝敬老人,這是讓人覺得欣慰的。尤其是和隔壁江西本地人的村子比起來,“江湖”老人們好像要幸福一些。

    不過,養老觀念在慢慢的變化,爺爺這一輩養老主要靠子女每年給一些糧食和錢,自己以前的積蓄還有補貼過活,但爸爸這一輩則更加獨立,對于養老問題也越來越關注。主要是通過山林的栽培,打工賺錢的積蓄來為自己的老年生活做準備,讓我覺得印象很深刻的就是哥哥成家之后,伯父每年打工回來就要和伯母上鎮里存一次錢,說留著老了用。我們這一輩養老的話,很多年輕人開始關注養老保險,也許會慢慢成為一個趨勢。

    說到這個問題,不能不說經濟的發展,這也是“江湖”中人生活變化的一個大主題,經濟來源的變化通過從依靠耕作、到依靠務工、到依靠養殖創業來體現,生活當然是越來越寬裕。家里的大件見證了這個變化,爺爺那一輩是縫紉機,自行車和黑白電視機,爸爸那一輩是彩電,VCD,DVD,摩托車,我們這一輩是汽車,電腦,冰箱,洗衣機,熱水器。。。打麻將也從打2角、5角、1元、二元到5元。。。小朋友的娛樂也從玩泥巴、娃娃、小汽車到手機。。。這樣的變化不知是好是壞,讓人有種在憂慮漸增中發展的感覺。

    和旁邊的江西人比起來,“江湖”中人有一個特點,就是愛闖江湖,尤其是爸爸這一輩,大多數人都出外務工,年輕的一輩在養殖創業上也更有一股闖勁。但“江湖”中人并不是那么勤勞,比如在一些辛苦費勁費時的事情上,大都是雇傭隔壁江西人來做短工。在消費觀念上,房子沒有那么重要,所以樓層往往比江西人的村莊要少,比較注重內部裝修,注重享受。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愛鬧“洞房”,公公婆婆要臉上要涂上鍋底灰,沒人臉上要涂紅,公公頭上戴著掛著雞蛋殼的草帽,住著一個棍子,主持人拿著棍子和盆子“折騰”,賓客們則圍著起哄湊熱鬧。這是爸爸這一輩的習慣,這個習慣依然維持著,不過,現在不同的是,等大人們鬧完,年輕的一輩又要開始新的一輪鬧騰。

    總的來說,身在江西圈子的江湖中人依舊維持著湖南人的特色,但漸漸與江西人有了越來越多的“交情”。不知道以后,“江湖”中人會不會變成江西人。不過仔細想想,“江湖”中人的變遷的背后更多的是整個農村人的變遷。

  • 進入專題:2013年春節觀察:鄉愁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152期曾道人 捕鱼游戏下载 熊猫四川麻将有挂吗 新发行的股票 多多棋牌官网? 海富通股票基金查询 一天赚5万灰色项目真实的 股票下跌对控股股东 36选7多久开一次 长沙麻将技巧 英超直播极速体育